《梦想世界》回流活动专题

鬼谷

法师 法术系攻击

深明刚柔之势,通晓纵横捭阖之术。除了可以提供稳定的输出能力以外,还可以在战斗中掌控各种增益和减益状态,影响战局的形势。

经典招式
  • 破军

  • 摧城

  • 诛心

可选角色
每周二更新章节,敬请期待!

夜幕镇破晓的天光投下云层的时候,笼罩在梦想大陆的阴霾也终于开始散开。屹立在群山之巅目睹这场浩劫的人如释重负,这是一场足够写进史册成为传奇的战役,同时,参与这场战役的每一个人,也将自己加冕成了永恒的传奇。

朝阳自东方的云雀谷率先露面,继而跳跃,升起,直至炽烈成耀眼的光点。百废待兴的梦想大陆此刻就像摊坠在迷雾中的一颗琥珀,等待清风徐来,等待明月似霰,等待一个人,席卷紫薇之气,快马加鞭而来,这个人,就是云飞扬。

等待云飞扬的是一个春天,对于世界,对于节气,都是一个春天。

明月城外的草是苦的,相比之下,他更愿意去城里东南角偷一个馒头,虽然有一顿毒打,但足够果腹。倚靠着城墙的小乞丐伸手碰了碰发胀的嘴角,积了淤血的伤口瞬间让他呛出了几滴泪。他低下头,让眼睛里的波光不露声色地闪进怀里,随即闭目养神。

“你这小乞丐平日宽待几分倒是越发没分寸了,卖药郎钱袋子的主意你也敢打?!”来人一把揪起小乞丐的头发,随着话音径直往城墙的砖石上撞,小乞丐额前血流如注,鲜血从半张脸流下来,滴进衣服,染成了玄色。

小乞丐头依然晕晕的,气势却硬撑着,双手反抗着卖药郎粗糙的大手,侧目怒视,“我没有!况且宽待也是城东南的爷爷宽待,又与你赚黑心钱的何干!”

“嘿!你这乞丐真当没人能降了,今天我就……”说着卖药郎掏出背篓里割草的镰刀作势要砍,小乞丐耿直着脖子,鲜血浸了眸子,面部略带狰狞地注视着头上的寒光。

“刀下留人!”远处一人一马奔腾而来,尘烟漫道,马儿上的人及时勒住缰绳,马儿前蹄高高跃起顺势打飞了卖药郎手里的镰刀,随即从小乞丐的头顶呼啸而过。少年侧身下马,麻荆的白衣,举止温润有礼,引来路人侧目。

“这不是云家长子吗?算来也有数月没回来了。”

“听说云家老爷生前最疼爱这个长子,可惜云老爷子刚仙逝就不见了踪影,哎……”

“你又懂什么,人家云家儿子是被高人看中外出游历去了,听说那高人能执旗而飞,本领颇大!”

下马的少年对着看呆的卖药郎拱手,“在下云飞扬,如今城中人丁不足,课业甚多,不知这小兄弟何事惹了这么大的怒气?”

说来卖药郎也是苦命的,乱世逢生却也没托个好胎,整日混迹山林,和草药鸟兽为邻,昔年严冬,也着实没少受了云家老爷的恩惠,如今见到云家少爷,昔年潦倒的景象却和这小乞丐应了情,于是没意思地放了手。

“本也不是要紧事,只这乞丐手太不干净了些,莫不是我多心,我丢了的钱袋子,准是被他摸了去。”卖药郎垂了手,明明个头比云家少爷还高些,此刻却发不出方才的半成气焰。

云飞扬低腰垂头,看了眼这个瘦弱的孩子,双眼眯起来,“我倒觉得这小兄弟很是聪明,该不会做这下等事。”云飞扬站直面对卖药郎,拿出几块银两交到卖药郎的手心,“此番外出恰好伤了筋骨,需你的千金藤救急,多余的银两权当赔你的损失。”

卖药郎伸手接过,留下背篓,连声道谢而去。

云飞扬翻身上马,身体前倾半个身子探出去,对着低头不说话的小少年,“喂,烦劳这位小兄弟替我到府上送个药材啊?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没名字。”

“那你的家人呢?”
“被妖怪打死了。”
“……”

“那你平日住哪啊?”
“城墙下面。”
“城墙下确实是个好去处,不过我就没这么幸运,这高墙跳起来都望不出去,喂,你要不留下陪我做个伴吧?”
“……”

“行不行啊?男子汉痛快点。”云飞扬坐在屋外庭下的台阶上,嘴里叼着一根过山龙,隔着门向里面喊话。
半晌门从里面被推开,一个身影伶仃的小少年从里面走出来,极是苍白的皮肤上东一道口子西一道伤疤,此刻穿着玄色的衣服,更显得气色极差。
小少年逆着光看眼前这个恩人,脑子飞快过了一遍,怯怯地低了头。
云飞扬奇怪了,“怎么?你这小小年纪还有恋床的毛病?”
小少年吞吐着,“……我确是做了下等事了。”
云飞扬低头去看,“那药郎的钱袋子,果真你偷的?”
小少年猛抬头,“那自然不是,不过馒头是我偷的,想来偷馒头和偷钱袋子,都是下等事……”
云飞扬笑了,“我当是什么,和师父云游这几年那林中的果子、山下的泉水想来也不知道偷了多少呢,为这五脏庙的事,算不上偷,来日再做果报销了便是。”
小少年抬头,春日暖阳一点点打亮他的脸,光落下来,空气里都是泥土和草木的味道。

小少年偏爱穿玄色的衣服,春去秋来不改,转眼竟也到了束冠的年纪,只是长发束了冠,越发觉得这人瘦弱伶仃。
“你这体质虚寒,冬日也敢开着窗夜读?怕不是觉得命格寿数太长?”云飞扬踏靴直入,眉宇间渐隐了年少青涩,举止倒更有了些决断的霸气。
玄衣少年放了书,敛手喝茶,眸子微动,才开口,“方才窗棂上闪了颗流星,一时手痒观着天象给自己算了一卦……”
云飞扬皱眉打断,“我听你那教书先生说,你这派给自己测卦可是大忌,是要死亲友绝九族的?”

玄衣少年放了茶,“我本就是命里孤星的路数,偶尔犯忌不是大事,倒是这卦象里的箴言,却很想和你说一说。”

云飞扬收袍坐下,随手把佩剑卸下,低头抚弄流苏,“卦里说了什么?”

玄衣少年站起身,走到窗边,寒气袭来瞬间让他的面色白了几分,云飞扬旁眼瞧着没作声,听玄衣少年说道,“星汉之上,山河之北,有七元解厄星君主命数,其中北斗第七星化气为耗,主鳏寡,主孤独。凡军营中,冲锋陷阵,身死力竭,在所难免;凡对敌中,孤军深入,朝不保夕,于万人前,先破后立,是为破军。”

玄衣少年转身,看着那个紫薇星数的人,“我就是破军星降下的人,想来,我生来,便是助你的罢。”

云飞扬定定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,目光逐渐凛冽犀利,他站起来走到窗边,定然看着尚比自己低半个头的少年,“我诚然是要破一破这个大陆的,妖魔乱道的时月已经过去了,但深埋在人心中的恐惧和欲念却并没有消减分毫,如今还离我想象中的四海盛世差的很远,可这四海盛世中,确然是有你一方净土的,踏着破碎尸骸保命的日子已经结束了,曾在刀口舔血的英雄也绝不希望有更多人牺牲……”

云飞扬看着窗外的明月,语气缓和下来,“这江山是亘古不变的,能一统的唯有人心罢了,在平定四方的路上,我希望能看到更多新月拂照仍处黑暗的大地,也希望玉龙再次腾飞的时刻,你能与我并肩看天下。”

月光透过云飞扬的轮廓映在少年的眼睛里,他看到云飞扬的身遭笼在一层银光中,少年方才还在为自己找到了存在的意义而暗自窃喜,转瞬却发现自己的价值元比自己想象的重要。

他听到云飞扬说,“莫再说你没有亲友了,在这个世界,并肩看过月光的,大抵都称得上一声亲友。”

“陛下,城破了……”

角楼上凛冽的风声无情地灌入双耳,这一句报信声音颤抖,音量似乎比城下火光中的哭喊声还弱。

但云飞扬还是听到了,他淡漠注视着身边已经被火舌吞没大半的玉龙新月旗,国在旗在,国亡旗倒,旗杆轰然落地时,迅速下坠的旗子如同一颗即将泯灭的流星,画出一条笔直火线的同时甚至照亮了被敌军悬在城门上的将军头颅。

“陛下,城破了,末将护送您暂退,留得青山在……”

“川国,亡了。”云飞扬自言自语,他平视远方,通明的战火中,兵戈声和嘶喊声夹杂在一起,此刻云飞扬脚下的疆土已经被瓜分殆尽,只剩下“飞扬皇帝”这个名号成为不知该讥讽还是追忆的称谓。

“先生听这声音,和多年前像极了。”他伸手摘下头顶的王冠,冰冷的珠玉纷纷掉落的时候,他说,“先生或许不知,多年前太息之战,也有这样的哭声,只是彼时同仇敌忾没死在魔族手里的人,如今却倒戈相向,要葬身同族之手了……”

云飞扬一把扯下身上的褂袍,露出里面的一身戎装,他纵身跃下角落,飞驰的速度比方才的旗子还要快,他身边的先生来不及反应,伏身去看时,只见云飞扬拔剑斩落了城门的吊绳,将将军的头颅用褂袍包裹,然后云飞扬短暂地朝先生看了一眼,嘴角带笑,那是他和云飞扬的最后一面。

真实无比的下坠感让云无心瞬间从昏厥中惊醒,尚未完整恢复意识时便感到无数花叶在眼前疾速闪过,随即他便看到了前方霹雳火在林中穿梭奔跑的背影。

“无心哥哥,你终于醒啦?”千幻蝶的声音从身边传来,霹雳火闻声回头,很快找到一片隐蔽的空地停下来。

“木头你可算醒了,这感知和追踪可不是小爷强项,这一路又是追又是躲,煞是憋屈!”霹雳火扶着云无心在树后坐下来,嘴里喋喋不休,一刻不消停。

千幻蝶掌心升起一盏明火,口中默念有词,直至火焰变为粉红色才缓慢渡进云无心胸口,“师姐的禁咒已修炼至六七成,我虽不能尽解,但师姐也未下狠手,心脉尚好,休息片刻想来就好啦!”

霹雳火抱臂靠在树上,“小蝶蝶,你那师姐盗取你家秘宝,烧毁你家书楼,难为你还为她说好话。”

云无心突然伸手触地,脚下以手掌为中心瞬间显现一个发着绿光的八卦图,片刻后其中一个方位骤然变亮,随即显现出猩红色的凶象,“西南方向有动静。”

霹雳火握拳警惕,小声开口,“是那妖女布的陷阱?”

“不对,是活物。”

说着西南方的草丛中猛然窜出一个身影,照着霹雳火的面门就扑了过来。霹雳火还来不及看清便一拳打在那东西身上,那东西滚出两米外迅速爬起来,以极端怪异的姿势站了起来,衣不蔽体,瘦得只剩一层薄皮包着骨头,但眼神发着红光,一口獠牙从嘴里外翻出来,勉强能看出是个人形。

云无心观察着这东西的动作,“这情形,似乎是被魔族感染了?”

霹雳火祭出长枪,额上的发带在夜风中飘扬,“哼,管他是什么东西,让他先尝尝小爷的枪法再说!”

千幻蝶扶着云无心,面对如此可怖的景象还未来得及提醒霹雳火小心,便见到他已和那东西缠斗起来。那东西看似瘦弱无力,身躯却如同刀枪不入一般坚硬,霹雳火几个回合虽打得主动,但也只是平白消耗气力,那东西不见挂伤不说,眼睛更是猩红异常,被激怒后力气也增了几倍。

霹雳火虽英勇果断,但在长久战面前却是实实在在的短板,此刻明显后劲不足,几次抗衡竟开始出现被那东西逼退的现象。情急之下,他一杆银枪横扫而出直冲那东西眉心,下盘却骤然留出极大的破绽,那东西双腿向前跪地躲开枪头,伴随着骨节折断的清脆声,那东西一口獠牙也作势咬上霹雳火左腿。

云无心捏诀作符打在那东西左脸,让它偏离方向扑了空,此刻一束紫光却自霹雳火身后飞跃而出,一记勾拳自下而上将那东西打至半空,随即一个被紫光包围的身影也悬浮过来,月光下凭空交织成一张坚韧的紫光网,将那东西牢牢困住,“怎么这时倒看起热闹了,方才追我一夜的厉害哪去了?”

紫嫣然清冷魅惑的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,霹雳火负枪飞上半空,长枪扫出一道华丽的弧线,枪尖疾驰如一条翻腾出海的游龙,直奔网中困兽而来。

紫嫣然出言提醒,“直刺头顶百会穴!”话毕,霹雳火倒挂改势,自上而下贯穿了那东西的头,紫网猛然收紧,二人翻身落地,那东西顷刻如同断了线,眼睛上的红光慢慢熄灭,紫网消失后,瞬间坠落在地。

千幻蝶扶云无心站起来,霹雳火横枪在千幻蝶面前,提防那东西死灰复燃。

只见紫嫣然款步走向那东西,居高临下俯视着姿势扭曲的残骸,双手缓慢抬起,暗夜里骤然飞来无数桃红色的花瓣,花瓣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逐渐凝成一颗

生起无数条极细微的紫色丝线,丝线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逐渐凝结成一颗梅色的法珠,荧光闪闪,熠熠生辉。

“是淬羽!”千幻蝶轻声开口。淬羽是千幻家族世代守护的法宝,此番几人追来,便是因为它了。

紫嫣然右手祭出淬羽,指尖流转变幻之间操控着法珠突然打入那东西的胸口,全身蒸腾的黑气以肉眼可见的轨迹快速向心口聚拢,随即一束耀眼的朱光从那东西的七窍迸溅而出,众人再看去时,只见法珠淬羽已然回到了紫嫣然的掌心,珠中黑气萦绕不绝。

霹雳火凑前去瞧,那东西黑气虽然尽除,心口的位置却徒添了一个缺漏,千幻蝶看到这番景象,喉咙发紧,“驱魔逐魅术。”

霹雳火不免也皱了眉,“你这妖女也太恶心了,欺师灭祖,偷盗放火就算了,如今还杀人诛心,无恶不作啊你!”

“一个是杀人诛心的阴阳妖女,一个是鲁莽无谋的愣头村夫,说人族无情无知,如今一见,却不得不信了。”轻灵幽缓的声音自不远处的崖顶发出,瞬间引起霹雳火和紫嫣然的警觉。

云无心寻声看去,明月下伫立的剪影婀娜摇曳,身形玲珑,气质优雅,只是身后的尾巴出卖了身份。

“是异族灵猫。”

有奖攻略征集

活动规则

1、文章必须为原创内容,谢绝通过搜索引擎进行采集拼凑,文章判断为抄袭的一律不通过审核。

2、文章正文需加上 #鬼谷攻略# 标签。

3、需围绕新流派“鬼谷”进行创作,可以是流派成长、副本战斗、坐骑技能等内容,文字、视频皆可。

4、文章内有一些知识点的解读。例如:为何这样选择、这样选择有什么好处、做法步骤1.2.3点等等。

奖励

投稿被官方录用的玩家,获得还童丹*20、三级宝石包*2

优秀奖:被录用中投稿质量较高的玩家,将会获得400-1000世贡。(世贡奖励与游戏道具奖励不重复获得)

幸运奖:官方将从所有被录用的投稿玩家中随机抽取两位,各送上十周年纪念银币一枚

分享到: